他曾险些迷途放弃篮球 如今无冠却永垂NBA史册

  • 时间:
  • 浏览:48

  随着犹他州盐湖城的电视镜头,我们看到了杰里-斯隆,也许看到他的那一刻,恍然间1998年乔丹总决赛绝杀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然而斯隆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他,78岁的他近况十分堪忧。

  帕金森症,一种让拳王默罕默德-阿里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火炬仪式上抖颤不已的病症,如今找上了老帅杰里-斯隆。

  端着盘子走路对于寻常人而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然而对于帕金森症患者来说,这难若摘星。斯隆现在能做的,就是每一天早晨起床,带着心爱的狗狗马克思去完成一趟4英里的步行,然后回到家接受药物治疗。

  除了帕金森症,斯隆还患上了一种名为路易体痴呆(DLB)的病症,这是一种临床表现重叠于帕金森症和老年痴呆症之间的一种病症。这种病症的临床表现为波动性认知功能障碍、视幻觉和帕金森综合征,这是一种以路易体为病理特征的神经变性疾病。

  简而言之,斯隆很可能会因为此病症,逐渐丧失思考、记忆等功能,甚至连说话都会变得极为困难。“我不害怕,”斯隆在面对镜头时满含泪水的低语道,“我只是害怕这样一天天的不停颤抖。。。。。。你必须得利用好每一天,因为前方很可能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杰里-斯隆有着极为传奇的一生,虽然始终无冠,但他同样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伟大传奇。斯隆的一生与两个关键词始终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一是公牛,二则是23。

  斯隆球员生涯的11年时间里,有十年奉献给了芝加哥公牛,而他教练生涯生涯的开端也是芝加哥公牛。然而也恰恰是芝加哥公牛,让他一生与总冠军无缘。

  斯隆生涯执教了爵士队长达23个年头,创下了北美四大体育联盟执教单个球队的最长时间纪录。

  而也就是在这23年的时间里,他遇到了那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公牛队23号——迈克尔-杰弗里-乔丹,后者摧毁了他关于总冠军的所有幻想。

  斯隆的一生伴随不幸,但一切的不幸也赋予了他坚毅的性格。1942年3月,斯隆降生于伊利诺伊州的一户农户家庭,他是老斯隆一家10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原本小斯隆可以过上安然闲适的生活,然后子承父业操持起农场。然而,命运的车辙在斯隆四岁那年发生了弯折。

  斯隆四岁那年,他的父亲去世,一家人的重担都压在了他的母亲身上。小斯隆渐渐长大后,开始跟着哥哥姐姐们一同在农场工作,几乎每一天的早晨四点半,天蒙蒙亮,斯隆便会去农场处理各种繁复的工作。

  不过这一切,他早已经驾轻就熟。忙完农活,斯隆便会步行两英里,前往学校参加七点钟准时开始的篮球练习。日复一日。

  在结束中学之后,斯隆来到了伊利诺伊大学的香槟分校继续他的学业,然而斯隆在伊利诺伊呆了一个多月便偷偷离开了学校。他转而前往伊利诺伊大学的卡本戴尔分校,之后很快逃回家乡的油田找了份繁重的体力活。

  而就在这时,斯隆的母亲问自己的小儿子:“杰里,你要先明白你这一生的追求是什么,然后再做决定。”斯隆听罢思前想后,最终选择了前往伊凡斯维尔大学上学,在那里,斯隆开始了自己的篮球生涯。

  1965年斯隆结束了自己的大学学业,随后加盟巴尔的摩子弹队,在这里,斯隆并没有太多高光的表现,一年后他加盟芝加哥公牛。

  在公牛,斯隆开始了一段美妙的旅程,球队助攻王、篮板王、单场43分,这些对于斯隆都不是难事。

  两度入选全明星赛、六次入选年度最佳防守阵容,这一切的一切,为斯隆赢得了“天生公牛”(the Original Bull)的称号。

  但无情的膝伤袭来,斯隆无奈带着场均14.0分7.4篮板2.5助攻的数据,结束了自己传奇的球员生涯。

  两年后,他的4号球衣成了公牛队历史上第一件被退役的球衣,高高悬挂在了芝加哥联合中心的上空。

  随后,斯隆开始了自己的教练生涯。执教公牛队成了他的第一份主教练工作。但在三年的时间里,公牛队的战绩始终无法达到预期,94胜121负的战绩让公牛队最终炒掉了斯隆。

  随后斯隆来到了爵士队,在爵士队担任了一个赛季的球探之后,斯隆被任命为爵士队第六任主教练。然而斯隆的上任,让爵士队的第七任主教练足足等了23年。

  2011年的2月11日这天,斯隆在能源方案球馆的新闻发布厅里宣布退役。

  在那不久之前,斯隆刚刚提交了辞呈,而感人的是,跟随了他23年的助理教练菲尔-约翰逊也宣布与斯隆一同辞职。

  老爷子为联盟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财富,他的执教方式也被许多教练所借鉴。就连有着“诸葛维奇”之称的马刺主教练格雷格波波维奇,都曾表示:“我曾经效仿斯隆的方式去运用邓肯和马努他们,延长他们的职业生涯,你看看斯托克顿就知道他那套有多管用了。”

  斯隆老爷子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至今仍然保持着NBA历史技术犯规次数的纪录。生涯总计创下413次技术犯规,著名的大嘴查尔斯-巴克利生涯342次技术犯规,是球员中最多的,但却仍与斯隆难相媲美。

  斯隆老爷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是土到连直板手机都不会用的人,甚至直言:“我害怕那玩意儿。”他不苟言笑,管理球队就如军队一般严格,他不是好好先生,如果你在场上投篮,他会把你骂的面红耳赤。

  而现在,老爷子很可能会因为病症从此失去记忆,最终只能在整日的颤抖中度过每一天。

  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我们却不擅长告别,祝愿斯隆,祝愿他能早日战胜病魔,早日康复。

  (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