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斯诺克老将:我一切都好 就是无聊透顶

  • 时间:
  • 浏览:58

   

   彼得·莱恩斯的职业生涯可能遇不到比现在更难捱的时候了。

  来自英格兰利兹的“老顽童”莱恩斯现年50岁,明年就将迎来转战职业的30周年。除了球员,老莱恩斯在斯诺克世界还有另外一个身份——WPBSA董事会成员。

  去年12月,经过同行们的选拔,彼得·莱恩斯被选入世界职业比利和斯诺克协会(WPBSA,即世界台联)董事会,代表球员利益。然而还不到三个月,全球体育界就遭到新冠疫情的冲击,在斯诺克职业赛场,最大的影响要数世锦赛无法如期举行,暂时改期至夏季。

  世锦赛是一个赛季最为重要也是奖金水平最高的赛事,每一位职业球员在夏季休赛期前都指望在此赚取一些旅游资金或是生活费,现在由于疫情,他们被迫封杆居家隔离。

  元老世锦赛冠军莱恩斯一家

  老莱恩斯还是担心,怕几个月后斯诺克赛事依然无法继续举办,希望能代表球员的需求发挥好在WPBSA的角色。他说:“我现在是董事会成员,前些日子我们开会研究决定从WPBSA的资金里拨出一部分,给所有职业球员每人发1000英镑,或许能让他们安然度过未来几个星期,给予一些帮助。”

  “这就是一个斯诺克大家庭,会尽力帮助每一位家庭成员。我才加入董事会几个月,算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大伙都很支持我,因为他们相信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帮助球员,我也确实会这么做。我热爱斯诺克,作为球员自然会关注自己的排名,但我不会,我想做的是对斯诺克最有好处的事。希望球员们能在未来几年内见证这一切。”

  “合作得挺愉快,我们做了一些规划,但现在因疫情无法落实,在疫情过去之前我们实在没法做太多事,恐怕未来三个月都没法在公共场合打斯诺克。我们还没到最坏的情形,只有见招拆招,除此之外没法太提前做进一步规划。”

  “糟糕的事正在全世界上演,之前有人说流感或什么病毒会让整个世界崩塌,人们或许会觉得他们疯了。结果现在到处都关门了,再这么下去我去了三十年的斯诺克中心也许就此关张停业了。若疫情持续好几个月或许真的会发生,我希望不会如此,但一切皆有可能。”

  承办英式比利大赛的北方斯诺克中心曾热闹非凡

  彼得·莱恩斯所说的斯诺克中心是英格兰利兹的“北方斯诺克中心”,这里是曾举办过多项职业资格赛、女子斯诺克赛事、业余斯诺克赛事等,是约克郡多位职业斯诺克球员的训练主场。

  他说:“俱乐部现在已经关门了,我们要等它重新开放才能去练球。未来几个月都不会有任何比赛,要是往常,我每天都要去那打四、五个小时球,就是要让自己忙起来。”

  和英国众多运动员一样,老莱恩斯也因疫情居家隔离。由于家里没有设置球台,有三个孩子(其中一个是24岁的职业斯诺克球员奥利弗·莱恩斯)的莱恩斯就此断了训练。

  “我一切都好,就是无聊透顶,”前元老世锦赛冠军得主老莱恩斯表示,“我几乎啥也没做,就像健健康康的,最近开始天天和奥利弗跑跑步。小儿子里奥也中断了一切活动,一个4岁小孩啥都没得玩,着实让人难受。”

  “奥利弗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和朋友联网打FIFA游戏,这种娱乐方式不适合我,我就找些好的体育节目来看。”

  彼得·莱恩斯,30年职业老手

  直布罗陀公开赛是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因疫情停赛前举办的最后一项赛事,当时疫情正在欧洲不断扩大,前去参赛的父子俩一度担心会被困在直布罗陀,所幸他们最终安然回到利兹。

  “真的是一场噩梦,感到很无助,‘事后诸葛亮’地说这项赛事当时不应该继续进行,”老莱恩斯回忆道,“在动身去参赛之前,我们都不怎么了解新冠病毒,事态还没升级,确实没有充足的理由取消赛事。但当我们赶到当地时都已经开始有封锁措施了,晚7点后禁止出门,禁止现场观赛,除了待在酒店房间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之后我们都在想办法怎么回国,西班牙都封城了。我们还在直布罗陀的时候就听说这里也要封城,幸好没有真封,否则我们会困在那回不了家了。”

  利兹北方斯诺克中心,也曾是他战斗生活的基地

  30年弹指一挥间,如今世界排名第121位的老莱恩斯生活从日日斯诺克不离手变成现在这样百无聊赖,他坦言没有球打的日子非常诡异。

  “如今我打斯诺克就是图一乐,不像当年刚打球时就是为了赢,我打球是因为热爱,这是我每天都要做的事,这就是我的生活。”他说。

  世界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