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富的智慧与悲哀 他还在努力改变世界

  • 时间:
  • 浏览:59

  
比尔-盖茨做了个决定,他的基金会将投资数十亿美元,为七家疫苗生产厂商提供资金建造工厂,并挑选出其中的最有前途的两家厂商生产新冠疫苗。
这条新闻并未引发任何波澜,毕竟普罗大众更愿意了解李佳琦究竟有没有怒砸1.3亿买房;或新晋主播罗永浩卖力吆喝后,还欠别人多少钱。
其实盖茨很有钱,曾经很有钱,现在也很有钱。莫说是58个李佳琦,580个李佳琦与罗永浩相加,兴许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盖茨曾连续24年蝉联福布斯榜首,最近两年才将榜首位置让给亚马逊话事人贝索斯。

  不过相较仍不断拓展商业版图,精力十足的贝索斯,身价965亿美元的盖茨已然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他于今年3月退出微软董事会,专心致志与妻子一起从事慈善事业去也。

  
作为真正的天才,盖茨的职业生涯堪称传奇,犹如开挂。我们都知道鲍尔默如今在NBA里呼风唤雨,却很少有人知道鲍尔默在大学里曾与盖茨睡过上下铺,是一起哈皮的兄弟。所以对于仍在求学的乡亲们来说,好好念书真的非常重要。或许有朝一日进入名校后,你便能在不经意间遇到改变一生命运的贵人。
凭借着视窗系统,盖茨足以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一笔。若没有视窗,计算机对于普通人而言将高不可攀,同时必然无法开启信息时代。因此如果能有“20世纪改变历史百大人物”之类的投票,我一定会将盖茨择入其中。
年轻曾中二也曾疯狂,学生时代,盖茨曾利用自己的计算机才华,将所有漂亮姑娘统统编入自己所在的兴趣小组;辍学创业后,盖茨的解压方式朴实无华且枯燥,或在电脑上扫雷,或驾驶跑车把油门猛踩到底。以至于当时的西雅图交警,几乎人均给盖茨开过罚单。

  
然而相较那些穷奢极欲,花钱不眨眼的富豪,盖茨又是个奇葩。他不好女色也不习惯于胡乱花钱,说他不好女色,是因为这么多年来能与盖茨真正传出绯闻的,只有安-温布拉德,别误会,并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1950年出生的温布拉德容貌中等偏上,还比盖茨大了五岁。

  脸盲如东哥最后娶了奶茶,但盖茨却一度对温布拉德情难自拔。以至于与梅琳达结婚后,盖茨还曾如小孩子般提出“每年要抽出一周去陪温布拉德”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

那一年,温布拉德已经44岁了。
相较问世间情为何物的难分难舍,温布拉德真正吸引盖茨的,是她的干练与知性,身为微软早期合伙人与工作伙伴,温布拉德1984年与盖茨相识后,便与盖茨无话不谈。

  剔除日常话题外,温布拉德与盖茨聊的更多的便是计算机与数学。兴许在盖茨看来,这种精神领域的满足感远比一瞬间的肉体颤动更令他欢愉。以至于愈陷愈深后,温布拉德不得不与盖茨促膝长谈,奉劝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事业。

  
说他不乱花钱,是因为盖茨有生以来最大手笔的个人消费,仅仅给自己买了架私人飞机。对于个人财富接近千亿美元的盖茨而言,买架飞机相当于你我买根棒棒糖,然而盖茨却严肃的解释,自己买私人飞机是因为时常出差,所以得节约时间。绝非欲盖弥彰,众所周知盖茨早年曾习惯于经济舱,毕竟在他看来“公务车并不经济舱飞的更快”。
不习惯乱花钱,却在某些领域花钱花的格外大方。2000年,45岁的盖茨与33岁的梅琳达创立盖茨-梅琳达基金会,该基金会非营利性质,旨在促进全球卫生与教育领域平等。因此从根本上来讲,很难把盖茨视作纯粹的商人。普通人平视前方,看到的是一条能在未来出人头地的金光大道;而盖茨仰望天空,看到的却是浩渺宇宙。
盖茨曾不止一次念叨,自己心怀三大理想。第一个理想,愿每位平民百姓都能拥有一台电脑,都能用上视窗系统;第二个理想,消灭艾滋病、结核病与疟疾等流行疾病,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医疗机会;第三个理想,发展清洁能源,让世间穷人都能用上干净的电力。
于当今这个贫富差异极大的世界里,看起来这些理想都形同梦呓。奈何智者如盖茨,却试图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努力改变这个世界。

  
聪慧如他,曾不止一次对未来表示担忧,毕竟平凡如你我都知道,这可能是个比烂的时代。事实上早在5年前,盖茨便做出过精准的论断:“未来几十年里,能杀死成千上万民众的不是核武器,而是微生物。”短短五年后,他的预言便被验证了。
被验证了就该全力应对,盖茨皱着眉头,审视着眼前一切,真正做到了虚怀若谷且实事求是。这便是疫情期间,他曾不止一次认同中国防疫防控工作的缘由所在。身为花旗子民却对大洋彼岸的竞争对手赞叹有加,需要的是心胸、格局以及视野。盖茨清楚的认识到党争与撕逼对于防疫防控毫无好处,只会进一步叠高数字,将民众推向万劫不复。
但智者如他又拿不出任何办法,有钱并不等同于有权,哪怕盖茨喊破喉咙“忍一时之小痛,才能避免更大损失”,统统被人当成耳旁风。大统领迷之自信,媒体舆论群魔乱舞,权贵们则纷纷表示“没人会记得你在疫情里做了些什么,倒是可以利用这个好好赚些钱”。
束手无策之余,盖茨只能挺身而出站到前台,未必想要力挽狂澜,却终归想为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做点事。这便有了开篇的那一幕:盖茨准备投资数十亿美元,尽快生产新冠疫苗。然而这些苦心换回的是什么?是嘲讽,是谩骂,既有推特上满嘴Fuck的粗鲁红脖子,也有《Yahoo》财经频道上衣冠楚楚的所谓高端人士。
看看那些恶心透顶的评论吧。有人说盖茨想要控制全人类,有人说盖茨应该感染他所生产的病毒,还有人说盖茨想通过疫苗,杀死15%疫苗注射者……

  
很感慨,一个国家的衰败,往往源于国民集体反智,以及对于智者的极度蔑视。